肯尼亚介绍

政治环境

2018-01-28

【总统和内阁】肯尼亚实行总统内阁制,总统为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兼武装部队总司令,由直接普选产生,每届任期5年。2013年3月,“朱比利联盟” 候选人乌胡鲁· 肯雅塔当选肯尼亚第四任总统。4月9日,肯雅塔宣誓就职。内阁由总统和总统任命的副总统 、各部部长以及总检察长组成 。2017年8月8 B 肯尼亚再次举行总统大选,独立选举和边界委员会8月11 B 公布的选举结果显示,肯雅塔以54.27%的得票率赢得连任。但奥廷加认为选举委员会在选举过程中的一些做法违反相关规定,因此拒绝接受选举结果,并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诉。肯尼亚最高法院于9月1日裁定,8月8日举行的总统选举结果无效,要求在60天内重新举行选举。独立选举与边界委员会( IEBC ) 5 B 宣布,将于10月17 B 重新举行总统选举。
【议会】国民议会是国家最高立法机构,实行两院制一参议院和众议院,每届任期5年。参议院设67席,47个郡各选举1名参议员。众议院设349 席,民选议员290个( 290个选区每区1名), 民选妇女代表47个(每郡1名)。在参议院中,朱比利联盟占30席, 民主改革联盟占28席, 和平联盟占6席, 其余党派占3席。在众议院中, 朱比利联盟占167席, 民主改革联盟占141席, 和平联盟占24席, 其余党派占17席。根据新宪法, 肯尼亚47个郡分别 设立议会 ( County Assembly ) , 由各郡自行选举产生郡议员。2017年10月将重新举行大选。
【司法机构】根据新宪法,全国法院被分为高级法院和基层法院两个层级。高级法院体系分为三级,从高到底为最高法院、上诉法院、高等法院及议会设立的与高等法院同级别的负责劳资、土地和环境等纠纷的特别法院,专门由特别法院负责的案件高等法院尤管辖权。基层法院级别相同,包括各地区的治安法院、穆斯林地区的卡迪氏法院  、军事法院和议会设立的其他法院。对判决不服的可逐级上诉至上诉法院乃至最高法院。此外,肯尼亚还在在穆 斯林聚居地设伊斯兰法院,按伊斯兰教法行使有限裁判权。

主要党派
肯尼亚现注册的政党有51个,执政党联盟为朱比利联盟,主要反对党联盟为民主改革联盟。
主要政党及联盟有:【朱比利联盟( Jubilee Alliance ) 】国会第一大政党联盟, 在参议院和众议院中分别占30席和167席,2015年1月朱比利联盟党( Jubilee Alliance Party ) 成立,现任总统肯雅塔和副总统卢托分别为党主席和副主席。
【民主改革联盟( Coalition for Restoration and Democracy, 简称CORD ) 】国会第二大党,在参议院和众议院中分别占28席和141席,2012年底注册成立,。前总理奥廷加和前副 总统穆西约卡分别为该联盟正副领袖。
【和平联盟( Amani Coalition ) 】国会第三大党,在参议院和众议院中分别占有6席和24席,2013年初成立,。前副总理穆达瓦迪为该联盟领袖。

 外交关系
肯尼亚奉行和平、睦邻友好和不结盟的外交政策,积极参与地区和国际事务,大力推动地区政治、经济一体化,反对外来千涉,重视发展同西方及邻国的关系,注意同各国发展经济和贸易关系,开展全方位务实外交,强调外交为经济服务。近年来,提出以加强与中国合作为重点的“向东看”战略。
肯尼亚是联合国、非洲联盟、不结盟运动 、77国集团和英联邦成员国,也是东非政府间发展组织(伊加特)、东非共同体、东南非共同市场、环印度洋地区合作联盟、萨赫勒-撒哈拉地区国家共同体等区域性组织成员国。截至2008年,肯尼亚同107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15个联合国系统机构、52个其他国际组织在肯尼亚设立总部、地区办事处或代表处。
【同美国的关系】肯尼亚视对美关系为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美国亦重视肯尼亚在该地区的战略地位。冷战时期,美国视肯尼亚为非洲国家中推行西方政治经济制度的样板。20世纪80年代末,美国调整对肯尼亚政策,要求其接受多党制,两国关系一度紧张。2003年齐贝吉上台执政后,肯尼亚继续实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但同时注意发展与美国的关系。肯尼亚视美国为最重要的援助国之一,美国视肯尼亚为反恐盟友,双方互有需要,双边关系斗而不破并有所发展。2007年底肯尼亚陷入大选危机,美国积极介入,斡旋调解,并提供大量重建经援,加大对总理府的支持力度。通过一系列措施,美国在肯尼亚地位得到进一步加强。2013年肯尼亚总统大选前后,美国对肯雅塔态度发生根本性改变。选前,美国驻肯尼亚使馆警告如肯尼亚选举国际刑事法院嫌犯为总统,肯尼亚将“面临后果” 。肯雅塔当选后,美国最终向其表示祝贺,希望进一步推动双边关系,帮助肯尼亚实现2030年远景目标,同时强调肯雅塔应履行国际法律义务。2014 年,肯雅塔总统应邀出席华盛顿美非峰会,并与美国达成多项合作协议。
2015年7月,奥巴马作为首位在任的美国总统访肯, 参加在内罗毕举办的全球企业家峰会,并与肯尼亚在安全、能源、基础设施等方面签署系列协议和备忘录。美肯关系进一步密切。
肯尼亚在经济上直接或间接接受美国援助较多,享受《非洲增长与机会法案》规定的对美国出口零关税待遇。据肯方统计,2016年,美国从肯进口4.27亿美元;美国对肯出口4.71亿美元,美国访肯人数14.44万人。
【同英国的关系】英国是肯尼亚前殖民宗主国。总体看,肯尼亚在政治体制、文化传统和价值观念等方面受英国影响较大。肯尼亚接受英国提供的大量经援,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与英国保持着传统的密切关系,肯尼亚是英联邦成员,是接受英国援助最多的非洲国家,自肯尼亚独立至1993年,英国共向肯尼亚提供了价值7亿英镑的财政与技术援助。后因对肯尼亚民主化进程、腐败 、人权等不满,一度 冻结发展援助。2002年齐贝吉执政后又逐渐恢复。英国每年约向肯尼亚提供 5000万英镑的 双边援助和500个奖学金名额,目前  肯 尼亚 有3000多名学生在英国大、中学 校学 习。2016年,肯尼亚对英 国出 口 3 .7亿美元 ,进口3.3亿美元 ;英国 访肯人数 1 6.67万人次,仍位居首位。肯尼亚对英国出口商品主要为荼叶、咖啡和园艺产品 , 自英国进口商品为农业机械、技术 和电 子产品 等。目前英国在肯尼亚有3万侨民,其中 2万左右为持英国护照的亚非裔侨民。
【同欧盟的关系】欧盟是 肯尼亚最主要的捐助方之一。2016年肯尼亚对欧盟国家出口11.95亿美元, 进口20.94亿美元。2016年,欧洲访  肯游 客共49.3万人次。欧盟成员国对肯尼亚的援助主要集中于减贫、供水、卫生、道路建设、旅游、农业和环保等领域。2007年12月欧非峰会期间,肯尼亚与欧盟签订
欧盟计划于2014-2020年援肯3.6亿至4.5亿欧元,用  于发展农业、交通等行业。2014 年4月,欧盟 提出泛非计划 ,旨在促进非洲基础设施、农业和信息技术等行业的发展,时间从2014年至2020年,总投资 8.45亿欧元。该计划第一期涉及的项目包括农业、环保、高教、政府治理、基础设施、移民、信息和通讯技术以及研发 创新等。
【同日本的关系】肯尼亚与日本的政治关系近年来发展较快。日本看重肯尼亚在联合国改革、地区事务等问 题上的重要作用,为寻求肯尼亚支持其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日本加大了对肯尼亚的援助力度 。日本自1986年起一直是肯尼亚最大的双边援助国之一, 即使在20世纪90年代初欧美国家冻结对肯尼亚援助时,日本也未停止对肯尼亚的援助,肯尼亚也成为接受日本政府官方发展援助( ODA )最多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截至2012年,肯尼亚累计接受日 本援助达48亿美元。日本提供的援助集中于人力资源、农田水利、电力能源、卫生医疗和环境保护等方面,其在肯尼亚的大犁无偿援助项目包括肯雅塔农业与技术大学和肯尼亚医学研究所。2015年8月, 日本承诺将为肯尼亚政府医疗保健计划提供约 3280万美元的保障资金。日本国际协力机构 ( JICA ) 在肯尼亚设有办事处,并 计划将其升级为东南非地区办事处, 专职援助事宜。根据日本协力机构数据,2015年, 日本对肯援助 168.57亿日元。
2016年肯尼亚对日本出口0.4亿美元,进口8.12亿美元,日 本是肯尼亚第四大进口来源国。日本在肯尼亚侨民约1000人。
2015年3月,肯雅塔总统访问日本,肯日双方就减灾、联合国改革 、打击恐怖主义、援助、基础设施建设 、投资、贸易等领域交换了意见。2016 年8月,日本在肯尼亚举办非洲发展东京国际会议,这是该会议首次在非洲举办。
【同坦桑尼亚关系】1983年肯尼亚、坦桑尼亚解决前东非共同体资产和侦务问题并恢复外交关系后,两国关系稳步发展。20世纪90年代后期,随着东非一体化进程不断取得进展,肯坦关系也日益密切,两国领导人互访频繁。2008年2月,时任坦桑尼亚总统基奎特以非盟轮值国主席身份赴肯尼亚斡旋肯尼亚大选危机,劝说齐贝吉总统同意设立总理职位,为危机双方最终签署协议发挥关键作用。2013年4月,基奎特总统出席肯雅塔总统的就职仪式。两国经贸合作不断扩大,成立了双边贸易合作联合委员会。坦桑尼亚是肯尼亚最大出门市场之一,2016年,肯尼亚对坦桑尼亚出口3.43亿美元,进口1.26亿美元。近年来,肯尼亚和坦桑尼亚多领域竞争激烈,双方大力开展港口扩建、铁路网和公路网建设,争夺区域交通枢纽地位的竞争愈发激烈。特别是2016年乌干达石油管道外输项目最终落户坦桑尼亚,使得肯尼亚在该地区的枢纽地位受到坦桑尼亚挑战。此外,两国在东共体与欧洲签署经济伙伴协议等问题上分歧较大,使肯政府较为被动。
【同乌干达关系】1996年以前,肯、乌两国关系因安全和经济利益冲突而时有紧张。1996年两国元首实现互访以来,肯乌关系逐渐改善。2013年4月, 穆塞韦尼总统出席肯雅塔总统就职仪式。两国经贸关系日益密切 , 在电力和输油管道等方面合作不断扩大。乌干达是肯尼亚最大出口市场之一,从肯尼亚蒙巴萨港口转口的货物有一半转运至乌干达。2016年,肯尼亚对乌干达出口6.12亿美元,自乌干达进口1.9亿美元。2015年8月,肯尼亚和乌干达曾就肯乌石油管道外输项目达成一致,乌将与肯修建从乌干达至肯拉穆港的石油管道。但2016年4月,该项目最终选择坦桑尼亚Tanga作为出海港口,在肯尼亚国内引起较大反响。肯尼亚、乌千达还是东非地区北部走廊标准轨铁路项目的主要推动者,肯尼亚巳完成蒙内铁路的建设,通往乌干达的内马铁路第一段有望于2017年开工建设。铁路建成后,双方联系将更为密切。
【同索马里关系】20世纪60年代初,索马里曾向肯尼亚提出领土要求,被肯尼亚视为头号敌人。上个世纪80年代肯索关系得到改善。1991年索马里陷入尤政府状态后,对肯尼亚威胁减弱。但随着索马里难民和非法武器大措涌入,对肯尼亚安全的影响日益严重。肯尼亚积极参与对索马里问题的解决,多次主持索马里和谈。2004年,索马里联邦过渡政府成立后,主要官员长期在肯尼亚境内活动,肯尼亚对其存在和运转提供了关键支持。
2012年9月,以肯尼亚军队为主的非盟驻索马里特派团攻占“沙巴布“总部 基斯马尤港。马哈茂德当选索马里联邦政府新总统,索马里结束无政府状态,齐贝吉总统向马哈茂德总统表示祝贺。2017年3月,索马里新当选总统访问肯尼亚,双方表示将进一步推动双边贸易发展。
【同南苏丹关系】肯尼亚一直与苏丹南部保持密切联系,在南部苏丹有大量投资及侨民。南苏丹独立前,肯尼亚帮助南苏丹培训了2000名公务员,包括南苏丹政府部门所有的常秘。2011年7月,齐贝吉总统 、奥廷加加总理等赴朱巴出席南苏丹共和国建国庆典,齐贝吉总统当日宣布肯尼亚政府正式承认南苏丹为主权国家。自乌干达放弃乌肯石油管道项目后,肯尼亚政府被迫考虑其他方案推动肯北部石油外输管道进程。肯尼亚能源部称将与南苏丹重新启动2012年曾探讨过的共建石油管道项目,以解决两国石油外输问题,但尚未有实质进展。肯尼亚还积极支持南苏丹加入东共体。2016年4月,南苏丹正式签字加入东共体,成为东共体第6个成员国。
【同国际金融机构的关系】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MF )   在向肯尼亚提供大额援助的同时,也要求肯尼亚按其人权、良治等标准进行改革, 双方关系呈现既合作又斗争、时好时坏的特征。如1992-1994年,IMF冻结对肯尼亚的发展援助。1997年肯尼亚大选前夕,IMF再次停止对肯尼亚的援助。全国彩虹同盟( NARC ) 政府于2003年执政后,积极改善与西方的关系,世界银行和IMF等国际组织陆续恢复援助并逐渐提高额度。根据2011年达成的协议,肯尼亚在IMF获分配的特别提款权为7.5亿美元,有效期为2011年1月31 8 至2014年1月30 8 , 上述贷款已于2013年底全部发放完毕,主要用于增加外汇储备、稳定汇率。至2014年2月,世界银行累计在肯尼亚开展项目231个,其中在建项目42个,旗下的国际开发协会 ( IDA ) 累计对肯贷款承诺额约82亿美元,已发放48亿美元。项目主要集中于政府机构改革、人力资源开发,以及农业、教育、卫生、环境和私营经济等领域。非洲发展银行对肯尼亚援助主要集中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截至2013年底,肯尼亚境内在建融资项目31个,承诺融资18.8亿美元,77%为能源、道路和供水等基建项目。除基础设施领域外,其还将加大对肯尼亚劳动技能培训项目和劳动密集型行业等的融资支持。2014年6月,世界银行批准了《2014-2018世界银行肯尼亚国别合作战略》,在2014-2018年期间向肯尼亚投资40亿美元,用于支持肯尼亚发展,主要集中在基础设施、医疗 、教育、能力建设等项目。
【同中国的关系】中肯友好交往源远流长。明代郑和下西洋时就曾到过肯尼亚的滨海城市蒙巴萨和马林迪。中国一贯支持肯尼亚人民为争取独立和民族解放的斗争,两国于1963年12月14日建交,1 964年签订经济技术合作协定,关系发展良好。肯尼亚政府一贯坚持“一个中国”的 立场。
2003年齐贝吉总统执政以来,肯尼亚政府进一步重视发展肯中关系,提出了以发展对华经济合作关系为主要内容的“向东看” 的政策主张。肯尼亚高度评价中国经援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赞赏中国的发展道路和现代化建设成就,希望借鉴中国的成功经验、加强对华经贸往来和吸引更多的中国投资。2006年底,齐贝吉总统赴华参加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回国后,指示政府将发展对华关系作为外交重点,政府各部成立了常秘级的对华关系磋商机制,外交部还专门成立了中国司。2008年4月肯尼亚联合政府成立后,中肯双边关系继续稳步发展。齐贝吉总统2010年4月底5 月初访华并出席上海世博会开幕式,奥廷加总理2012年出席中非合作论坛第五届部长级会议。2013年8月,肯雅塔总统访华,会见习近平主席,双方签署了多项双边协议。2014年5月,李克强总理访肯,会见肯雅塔总统及卢托副总统,双方签署了17项双边协议,涉及基础设施、农业 、航空、医疗卫生和环境保护等多个领域。2015年12月,习近平与参加中非合作论坛南非约翰内斯堡峰会的肯雅塔总统举行了双边会谈。2016年3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张德江委员长访肯。2017年5月,肯雅塔总统受邀赴华参加“一带一路” 峰会,双边经贸合作往来进一步密切。2017年5月31日,中国国 家主席习近平特使、国务委员王勇在肯尼亚蒙巴萨出席蒙巴萨至内罗毕标准轨铁路通车仪式。
据中国驻肯尼亚使馆统计,2016年,中国省部级访肯团组达40多个,双边关系保持良好发展势头。

政府机构
2013年4月,肯尼亚新一届内阁成立,政府部门由之前的44个压缩成18个,分别是 :内 务与中央政府协调部,分 权与规划部, 国防部,外交部,教育部, 财政部,卫 生部,交 通与基础设施部 , 环境、水与自然资源部,土地、住房与城市发展部 , 信息 、通 讯与技术部, 体育、文化与艺术部,劳动、社会安全与服务部,能源与石油部,农业、畜牧业与渔业部,工业化与企业发展部,东 非事务、商 业与旅游部以及矿业部。2015年4月, 肯尼亚成立水资源与灌溉部 , 2015年12月,劳动、社会安全与服务部改为东非事务、劳动与社会安全部, 新成立公共服务、青年和性别事务部, 肯尼亚政府部门增加至20个。2016年5月, 肯尼亚将外交与外贸部的对外经贸职能划至工业化与企业发展部, 组成工业、贸易 和合作部。